快捷搜索:

一首民歌的故事中,蕴含着我们永远的“传家宝

永世的“传家宝”

■中国军网记者 冯 霞

我从未想过,自己会在一片陌生的地皮上,被一首连歌词都听不太懂的夷易近歌所吸引。

前段光阴,我跟随“记者再走长征路”主题采访团来到江西赣州。这是我第一次踏上这片血色热土。一起上有太多历史要讲,有太多故事要听。而这首歌,就在这一段段历史故事中,被反复吟唱。

“苏区干部好气势派头,自带干粮去办公,日着草鞋干革命,夜打灯笼访贫农……”

这首夷易近歌,名叫《苏区干部好气势派头》。没有人知道这首歌到底创作于哪年哪月,只知道,在红军踏上两万五千里长征之前,这首婉迁移转变听的夷易近歌就已经在这片地皮上传布。而80多年后,这首“老歌”依然是这片地皮上的“盛行歌曲”。

“90后”的我,对付红军的熟识,来自于历史讲义上的图片和翰墨,来自长辈口中迢遥的故事,来自于影视作品中的一个个画面。这首夷易近歌里的故事,让我对红军历史又多了一种灵动的熟识要领。

光阴倒回到1933年。中央苏区第五次反“围剿”时代,猖狂的对头对中央革命根据地推行残酷的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,意图不让“一粒米、一撮盐、一勺水”落入共产党手中。

站在宁都的中央苏区反“围剿”战斗纪念馆,看着一件件文物和一张张照片,我努力想象着那时的艰巨逆境。纪念馆馆藏室钻研员夏邦鑫,碰见过许多像我一样的参不雅者,他说:“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,无论若何,都无法想象出那时的环境有多灾。”

当时,中央苏区境内不产盐,食盐主要寄托外界输送。对头数年的封锁,让军夷易近备受煎熬。许多官兵和群众因经久缺盐而身段浮肿,受伤的官兵身段变得越来越虚弱。

盐,成了苏区最稀缺的物资。

苏维埃政府为省下食盐给群众,要求事情职员每人每月供应旧秤4两食盐。毛泽东以身作则,坚持履行最低食盐定量标准。有一次,前方红军部队久有存心给苏区中央机关送来两担盐,毛泽东等中央引导同道却将这两担盐整个送给了中央血色病院。

由于缺盐,周恩来的身段虚弱,警卫员看着心疼,偷偷在他的饭菜里放了盐,尝出咸味的周恩来严肃品评了警卫员。

“有盐同咸,无盐同淡。”这样的安危与共,让我想到那一句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”对付身处苏区的他们来说,几粒盐巴,意味着他们是否可以冲锋陷阵,以致可能意味着他们是否可以康健地活下去。

苏区群众将这件“小事”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唱在歌里。他们也纷繁将自家省下来的盐和食品送给红军。

时过境迁。当地群众已颠末上美好的生活,彷佛谁都不会再强调这一味日常调味料的紧张性。但在宁都,一道新奇的菜肴——无盐汤,让这一份军夷易近鱼水情跟着历史的红飘带传到了现在。

在苏区干部好气势派头陈设馆内,一个早已泛黄的布袋子惹人留意。解说员小刘先容,这是时任江西省委布告的李富春用过的米袋子——每次下乡事情时,李富春的米袋子里,正面装着文件,后头装着饭勺子,里面是生米和辣椒干。正午用饭时,李富春就把米放进老乡家的大年夜锅,就着辣椒干办理自己的午餐。

“他自备干粮,只是不想给庶夷易近添麻烦……”解说员小刘说。

这不便是歌中那句“自带干粮去办公”的真实写照吗?一碗饭,或许微不够道。但军与夷易近之间的感情,恰是在这一件件微不够道的小事中积攒起来的。这是一种发自心坎的朴实感情,也是一股强大年夜的精神源泉。

这样的精神源泉还藏在那一口口井中。

还记得那篇课文《吃水不忘挖井人》吗?此次采访,我亲眼看到了课文中的那口“红井”。它位于江西瑞金沙洲坝。我原以为井已干涸,可探身一看,竟从井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江西瑞金红井革命旧址群的解说员一脸自满地说:“这口红井,不停被当地庶夷易近精心掩护着。几十年来,井水从未干涸。”

木桶一沉,水花四溅。舀一瓢井水送到嘴边,咂一口,有点甜!

1933年春天,毛主席发明乡亲们吃水用水极为艰苦,便带着军夷易近选址挖井。颠末十几天的奋战,水井挖成了,沙洲坝人夷易近终于喝上了清澈甘甜的井水。当地群众昔时立下的石碑,本日仍保存齐全,石碑上“吃水不忘挖井人,时候想念毛主席”14个大年夜字依旧清晰。

事实上,不仅是在沙洲坝有闻名的“红井”,在赣南许许多多曾经吃水不便的山村子里,都有红军昔时为庶夷易近修筑的水井。庶夷易近在井边熟识了红军,也记着了中国共产党。

再次哼唱《苏区干部好气势派头》这首歌,我记着的已不仅仅是它的旋律,歌中蕴藏的这一段段故事,也跟着音符流淌进了我的心里。

战火纷飞的年代早已远去,但歌里的故事、歌里的精神,值得我们永世珍藏。由于这此中蕴含着我们永世的“传家宝”。

责任编辑:胡光曲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